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自媒体 » 医药产业 » 医药动态 » 正文

Vivace获得2500万美元B轮投资 押宝新肿瘤免疫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8-12  来源:健点子ihealth

Vivace Therapeutics公司引起广泛关注,这个有前药明康德风投总裁乔爽(Sofie Qiao)领导的专注肿瘤开发的公司近日获得2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。

此轮融资由新投资者千骥资本(Cenova)领投,红杉资本中国和现有投资者迦南创投,药明康德和Mission Bay资本跟投。

两年前,迦南合伙人和药明康德共同牵头,投资Vivace公司的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

Vivace的秘密武器是Hippo-YAP抗肿瘤新药研发。Hippo信号通路在动物体内相对保守,主要作用是控制器官形状和大小、调节干细胞功能、组织再生和肿瘤抑制。而肿瘤抑制是最近研究聚焦的方向。

Hippo通路主要包括核心蛋白和其他调节蛋白,其中人体内的核心蛋白包括YAP/TAZ , 以及LATS1/2, MOB1A/B, , TEAD1-4,MST1/2, SAV1等。

其实,在多种癌症中,YAP/TAZ被发现在细胞核内的水平都是升高的。但是,YAP/TAZ如何异常激活的机理还不是很清楚。

另一个问题是,在人类癌症中,Hippo通路中生殖细胞或者体细胞突变频率相对较低。所以这种潜在的先天缺陷,外加后天基础研究的不足给抗肿瘤新药研发带来教高的风险。

肝癌?

Hippo通路的复杂性在于,人体内有很多肿瘤是由其它基因异常导致的,YAP并不是其中之一。

但另一方面,确实有很多癌症中YAP是明显激活的,例如特定类型的黑色素瘤以及超过50%的肝癌等。其中,肝癌被发现有高达70%的YAP过度表达。

(A2A网站)

对于包括肝脏在内的几个器官来说,Hippo通路的失活或YAP激活,导致原本正常的细胞发展为肿瘤的正在成为研究的焦点。

高门槛,高风险

而LATS1/2是Vivace公司科学创始人、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管坤良教授的关注所在。他意外地发现,敲除LATS1/2的小鼠能够抑制肿瘤生长。

于是,他们提出:敲除LATS1/2,从而诱导更多的含核酸的外泌体,刺激TLRs-IFN通路,激活T细胞和B细胞的肿瘤免疫作用。

Hippo作为癌症抑制通路,在以MST1/2和LATS1/2为靶点的情况下,需要设计一个激动剂,所以更好的选择是寻找一个YAP/TAZ-TEAD蛋白蛋白相互作用的抑制剂(PPIs)。

目前,许多公司包括罗氏上海研发部门都在把研发的焦点放在PPI上。罗氏的多肽Peptide 17,法国Inventiva制药的小分子抑制剂,美国A2A制药公司设计的抑制剂AO-002,Vivace公司在研的YAP抑制剂。当然也有直接结合TEAD蛋白的小分子氟芬那酸。

(健点子ihealth制作)

总体来说,Hippo通路的药物研发还停留在临床前阶段,学术界和工业界积极在分子机制上注入更多的研究,力图能找到更合适的靶点蛋白,选择最有效的适应症。

虽然说做first-in-class的药物研发存在不可避免的高风险,但一旦有突变,其中的收益也相当可观,这也是Vivace能获得千万投资的原因所在吧。

当然,Vivace还没吊在一棵树上。在研的还包括双特异新型抗体,BIN抗体(双特异不可逆细胞特异性抗体)。

这个研究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刘斌(音)教授领导的实验室内进行。刘教授也是Vivace科学联合创始人。BIN抗体可以实现特定目标的超强抑制和细胞选择性,创造出良好的疗法指标。

 
 
 
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百度广告
推荐图文
点击排行
百度广告
最新资讯
百度广告
 
网站首页 | 使用帮助 | 汇款方式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owered by ApiChin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