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性生活 » 情感文学 » 正文

我被男上司撕烂内裤 竟渴望和他做爱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6-19
 
 

  十年前的我单纯如雪

  依然记得10年前那一场雪,对于在广东土生土长的我来说,那是我人生中看到的第一场雪,心情很兴奋。她,我的同学,看着我的兴奋样,一脸的不屑,但她还是非常乐意陪我玩雪。她手把手教我堆雪人。由于我的笨拙,花了很长时间才把那个有点傻乎乎的雪人堆完,她说那雪人是我,当时我不高兴,追着她想打她,她在雪地上左跑右窜的,当我气喘乎乎停下来的时候,我深深在感动了,看着雪地上的几个英文单词和那两个用曲线组成的图案。

  我感动是因为她竟有这样的天赋,但当时我并没能在感动之余接受她,我只是望着她,静静地,把那份情感埋藏于心灵的最深处。她说将来要举行一个白色婚礼,要在下雪的日子结婚,因为那雪代表了纯洁。

  离开校园的前几天,同学们一起下馆子,我平生第一次喝了那么多酒,不知为何,那天的酒特别的苦涩,伤心啊!我在问自己,我喝的仅仅是酒么?不是,更多的是别后的思念,残酷的未来、相思的遥远将填满我往后的生活。我哭了,在馆子里,男的、女的抱头痛哭了。

  我在沉默时偷偷看了她一眼,目光相遇,她低下了头,就像当初我逃避她的目光一样,月光下的她,带着一点羞涩,让人更加疼爱。我轻声咳嗽了一下,然后起身,她领会我的意思,于是,我们又走在熟悉得不得了的校园里。

  我们来到了教学楼的旋转阶梯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她低声对我说:“可以背我上去吗?”她的脸透红的,加上喝了酒,我轻轻点了头,她搂着我的脖子,脸紧靠我的肩膀,我能感应她的呼吸,我一言不发,难道我能不答应她这样一个并非错误的要求吗?

  终于来到了顶楼,我们并肩坐在阶梯上,她拿出一张照片:“送给你。”我笑着说:“谢谢!”那是我与她在太湖拍的,我说:“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有这照片?”她只是笑笑,望着黑夜中的金陵,她的眼里充满了失落!面对她,我有太多的话要说,但却不知该如何说起,只好静静坐着。

  时间不早了,我送她回宿舍,在门口,她对我说:“我可以拥抱你吗?”说完,我已被她抱着了!我站着,什么也没说。回到宿舍,拿出照片,才发现反面写着字:如形和影是最痴情伴侣,随时随地共对,却又没法拥抱下去,当要拥抱便会失去,不知彼此似谁。要是你感到难过,我不会快乐,如形和影做那相同动作,完全来自直觉——这不正是我教她的第一首粤语歌吗?

  第二天,她走了,一晃十年过去了,音信全无。

  十年后觉得自己“恶贯满盈”

  毕业后,我回到家乡,由于我念的是国际贸易,所以我一直想开间贸易公司,可这对于刚毕业且身无分文的大学生来说谈何容易?这时,高中时的一个女同学(后来成了我的妻子)对我有好感,说句实话,我当时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,因为她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差的,而我却是班上的优等生,因此我只是把她当作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同学,可后来我打听到她家有点钱,这对我开公司多少有帮助,于是我便答应做她的男朋友。为了能拥有自己的公司,拍拖期间,我百般武艺全使出,深得她家人的喜欢,可没有一个人能看出,我对她并不是真心的,她只是我开公司的一块垫脚石。

  很自然,她后来成了我的妻子。在老丈人的支持下,我也得偿所愿开了一间贸易公司,在老丈人的关照下,公司的业务开展得异常顺利。随着生意上了轨道,我对妻子开始有想法了,因为我并不爱她,可我现在离婚的话,我将会受万人唾骂,在生意场上我肯定也就一无所有了,可天天回家对着自己并不爱的妻子,那种痛苦也不是所有人能明白的。我原以为小孩的到来,或许能让我爱上妻子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  由于和妻子没有共同话题,加上我本能地不爱她,我回家是越来越晚了,学会了到酒吧买醉,也学会了彻夜不归,从那时开始我背叛了妻子,背叛了这个家,之前我只是思想上对妻子不满,但后来我是行动上背叛了妻子。我用这种方式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妻子,现在想起来我自己都觉得恶心,我简直不是人!

  前年,公司新来了一位女大学生阿姿,天资聪明,长得水灵,我把她安排当我的秘书,她很细心,很会关心人,把我的日常事务安排得整整有条,我越发喜欢她。在工作上,我们有共同话题,为了某一问题,我们甚至可以在单位挑灯夜谈,我突然觉得学生时代的那种激情又回来了。工作外的应酬工作,她也会安排得有条不紊,于是我和她经常出入于一些生意的场合。

  后来我们发展成地下情人关系,公司也没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,她虽然知道我已婚,也知道公司是我老丈人出资开的,但她还是愿意跟我在一起,也很识趣,还和我妻子成了好姐妹,经常一起去逛商场,连妻子也被蒙在鼓里。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,可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,妻子后来还是知道了我和阿姿的关系,跑到公司大吵大闹,并跑到老丈人那告状,为了平息此事,我不得不将阿姿辞退并和她断绝了情人关系。

  可这件事情后,老丈人将公司的大权收回去了,我的日子没以前好过了,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,反而认为是妻子把我害成这样的,于是这以后我更变本加厉地背叛、出轨,对妻子更加冷淡了,后来妻子就跟我分房睡了。孩子成了现在唯一维系这个家的筹码。

  我现在很落魄,公司大权不在手上了,这些年过惯了舒适的生活,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,日子变得难过起来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我突然想回头了,是大学时的那位女同学的一个电话令我有这个想法的,是她让我想起了昔日的单纯,现在我身上有着众多的恶习,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,也难怪妻子这样对我,我没资格去说妻子,我根本就不是一位好丈夫,更无颜去面对小孩,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?我只想时光能回到十年前,我想做回十年前的自己……

 
 
 
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百度广告
推荐图文
点击排行
百度广告
最新资讯
百度广告
 
网站首页 | 使用帮助 | 汇款方式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owered by ApiChina